鳥吃半熟荷包蛋

➹鶇棲DongQi
➹灣家人繁體注意
➹短時間內都是全職
➹葉藍&葉修中心
➹葉藍長篇&自創產出中
➹瘋狂摸魚打劍三

《葉藍》戲


#OOC

#自我滿足求輕拍

不費波瀾之力,童話世界的泡泡破了。

當圓有了缺口,漏出了裡面的謊言,只剩下乾癟的表皮。

葉修在國家賽結束過後被聯盟聘用為技術指導人員,說了退役但拉拉扯扯終究還是沒有離開跟榮耀相關的行業,開始了第二個十年。

君莫笑那張帳號卡放在聯盟研究,所以葉修練了一個新號,叫路漫漫。
他想起了那個在第十區的小保姆,雖然常常炸毛卻很盡責的藍溪閣公會會長。
所以他遞出了好友申請,對方在知道他是誰之後沈默一陣,發過來六個點,最後同意了申請。

他們接觸得越發頻繁,有時候他幫他打材料,又或者他陪他打副本,除了偶爾跟興欣通風報信隱藏boss的位置讓小保姆無奈到變形之外,兩人...

最近沈迷打劍三有時會忘了要碼字(跪
長篇真的有在想了有開頭了
想要找回小清新的自己所以會比較慢
總之有在前進(

知道沒人看但還是想說一下Q

《葉藍》溫暖三十題

之五、床單要綠色還是藍色

#OOC

#不按順序寫

問:戀人同居時都在做些什麼?
答: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窩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透過戀人的電腦螢幕看隱藏Boss的位置,還有最重要的,在家中各個角落進行靈魂以及肢體的親密交流。

說各個角落大概有點誇張,至少在床上交流的次數是挺多。

交流得多就會產生一個問題--床單不夠替換。

而許博遠現在正面臨這個問題。

雖然他跟葉修兩人租小套房前跟同居也差不多,但多少還是會有各自回家的時候,也沒欲求不滿到一見面就幹,現在他們兩個人同居,彼此更加親近,一個不注意就會擦槍走火。

那啥的時候弄髒床單難免,洗床單跟曬乾也就幾件小事,但當家裡剩下的...

《葉藍》溫暖三十題

之十一、猜猜我是誰

#OOC

#不按順序寫

#架空設定慎入



身為一個會煮飯的單身男子,許博遠利用休假日到住家附近的超市買食材填滿除了飲料之外什麼都不剩的冰箱。

在回程路上他看見便利商店門口有個人在抽菸,距離便利店還有段路程,但許博遠想自己應該不會錯看那個修長的身影,再怎麼說都是他正在暗戀的人。

他暗戀的人叫葉修,首先是工作地方的前輩,再來是同所大學畢業大他好幾屆的學長。

說是暗戀,但許博遠平時很少見到葉修,他們兩個的班很少排在同一天,況且葉修一個夜貓子,上得都是晚班,跟早班的他只有偶爾交班時能遇到。

葉修穿著黑色的T-shirt跟寬鬆的同色運動褲,腳上踩著一雙不論哪...

《葉藍》溫暖三十題

之十五、哭泣時覆上眼的手

#OOC

#不按順序寫

#兩人在葉修退役前就已經交往的設定慎入



葉修在嘉世同意退役之後在興欣網吧門口打了電話給許博遠。

「藍啊,………」電話接通,葉修開口叫了戀人的名字,然後許博遠聽到那人抽菸的聲音。

「你在哪裡?」他知道葉修今天去了嘉世,也知道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在附近那興欣網吧。」

「好,我過去找你。」

許博遠到的時候葉修在抽菸,地上有兩三根菸屁股。

「葉修。」許博遠站在葉修面前。

「藍啊。」葉修把菸捻熄,然後看著許博遠。

「怎麼啦?」他開口問,一邊用手順著葉修的頭髮。

「退役了唄。」葉修微笑著握住戀人順毛的手。

「……...

《葉藍》溫暖三十題

之二十四、握著手機時轉身看見

#OOC

#不按順序寫



葉修今天要和網友見面,是真的網友,不是打榮耀認識的。

這事情說起來有點話長,但還是必須得說一下。

活到這麼大歲數都沒買過手機的葉修在陳果和蘇沐橙用到外地比賽時不方便聯絡以及現在附近的電信剛好在打折兩個正直到讓人無法反駁的理由威脅下買了人生中第一隻手機。

拿到手機的第一天興欣眾人以手機為中心點圍成一團,搶著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順便幫葉修下載一些他不知道能幹嘛用的程式。

那之後過沒幾天葉修葉修看蘇沐橙拿著他的手機不知道在搗鼓什麼,看了一眼發現是在玩交友軟體,那天方點心大大下載的。

「什麼呢這是?原來你還對交友感興趣?...

《葉藍》溫暖三十題

之二、睡著的貓和他

#OOC

#不按順序寫



許博遠和葉修一起租了一間小套房,那之後差不多過了要半年。

兩人沒有什麼特別需要磨合的生活習慣,畢竟在租小套房之前他們就近乎是同居的狀態。

幾個月前許博遠親戚家裡的貓生了一窩小貓,每天不辭辛勞在微博描述小貓的近況,看一團團奶白奶白的小貓翻滾賣萌求認養,讓許博遠不只那麼一點心動,已經到了想要整窩抱回家的程度。

「葉修,你會討厭貓嗎?」他認真的問,語氣帶著期盼,眼神裡閃著央求。

「哥對貓沒什麼想法。」葉修的家裡畢竟只養過狗,實在沒有什麼接觸貓的機會,但他知道戀人問這個問題的意思是決定要領養親戚家的貓崽了。

「那我們……」

「就養吧,...

周葉意識流

#假周葉

#只是一個想像



他就像色彩鮮明的水果糖,有著奪人目光的絢爛糖衣,裡頭是單純美好的酸甜。

而他像雪白純粹的奶糖,過於平常的固執模樣,裡頭是濃郁得惹人上癮的香甜。

怎麼套用或許都說得通吧,所以才說是意識流(´・ω・`)

歡迎猜測lo主的想法w